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257|回复: 0

水车(小说十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5-19 22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十二
    原来,杀猪叔的父亲金叔公和五海伯的父亲火叔公,在解放前就结怨了。他们原本有一块水田相连,中间隔着一条田埂,因为是祖上传下来的一点薄地,所以都很珍惜,春耕下地的时候,总要先把田埂边上的杂草削掉,再糊上一层厚厚的泥巴。那天,两家媳妇都在削杂草糊田埂,先是说些闲话,后来又说起田埂的事。说多了,一方叫对方要少削点多糊点,另一方也叫对方要多糊点少削点。结果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的,都觉得自己是最有良心的人,没有多削对方的田埂,是对方多削了别人的田埂,占了人家的便宜。结果两个女人家也不顾体面,就在水田里吵了起来。
    后来双方回家之后,都给自己的男人说了。杀猪叔的父亲金叔公和五海伯的父亲火叔公也都是直性子的人,也不分青红皂白,就都跑上大石埕大声叫嚷起来,结果动了手脚,伤了和气。后来总算让亲堂厝边给劝解下来,虽然是和解了,金叔公和火叔公却从此不相往来了。
    可谁知也是事有凑巧,后来又因为一只灰色兔子,结下二代人的世仇。原来火叔公家养了几只灰色的兔子,后来有一天全丢了。火叔公就到处去找,结果找到金叔公家的时候,发现了一些灰兔子毛。火叔公也不声张,就去找当时的保长,说金叔公偷吃了他家的灰兔子,要求赔偿。旧时的乡里老大也不分青红皂白,跟着火叔公偷偷去看了一下,就算是暗访了,回头到镇上叫了两个团丁,就把金叔公抓到镇上去关了几天,又罚了十块大洋。
    后来金叔公被放了回来之后,心里感到委曲,就跑过来和奶奶哭诉,说:“嫂啊!这世道简直没法让人活了……我那兔子是向别人家买的,他说是家里没钱,便宜卖给我的,我买回家就宰了吃,谁知他是偷火头军的。嫂啊,我冤啊,见不得人面啊……”
    父亲那时也还小,只听奶奶说:“金木,委曲点没事的,都是自家里的人!你也不要难过,先回家去,晚上我去火头军那里给你说说去!说好了,也就都是自家亲兄弟了……”
    听父亲说,金叔公当时听了奶奶这样说后,就独自离开了。可没到晚上,奶奶还没往火叔公家里去,金叔公就找不到人影了。后来几天之后,有人到山上去砍柴,看见金叔公吊死在一棵大树上。
    父亲说:“奶奶为这事自责了好久,她说这事都怪她!她应该想到金叔公是个火暴脾气又爱面子的人,受了这么大的委曲,心里一定是会想不开的!她应该早点叫火叔公过来,把这件事情给说和解了……”父亲还说:“奶奶为了这事哭得死去活来,好几天没吃得下饭……”
    我问父亲:“金叔公该不会偷火叔公家的灰兔子吧?”
    “应该是不会的!你金叔公也是个爱面子的人,脾气是不好点,可不是个贪心爱点小便宜的人……”父亲说了。
    “那是怪火叔公做事鲁莽对吧?”我又问道。
    父亲看了一下我,摇摇头说:“大人们吵架不像小孩子,有时会有点记仇又会有点偏激!火叔公也是因为在气头上,失了理智,也没有多想,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……”
    我听父亲讲,当时似懂非懂。父亲后来又说了:“倒是那保长不是什么好人,见有钱捞就罚款抓人,也不上堂问讯,结果害死了一条人命啊!”
    “那保长又是谁呢?”我又问。
    “你不认识的,解放后就被政府枪毙了……大概是做的坏事太多了吧!后来这件事一直死无对证,你杀猪叔和你五海伯就结仇了,从此谁见面都不搭理谁。种地也不在一起种,车水也不在一组车,见了面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。我和你阿母也试过给他们牵手言和,就是苦于没有机会啊。”
    父亲卷了一个红烟筒,用火柴划了一个火,点上吸了一口,又说:“其实后来你福才哥和黑姑姐姐好上了,我们也很高兴,以为能趁这个机会给两家牵手言和,谁知你舅舅家有事要帮忙,没有及时去说,现在又搞得你黑姑姐姐跑丢了,找了几天都没找到。”
    父亲和我说起金叔公和火叔公家怨的时候,还没有发现黑姑姐姐的死讯,大家都以为黑姑姐姐是躲起来了!杀猪叔和黑牛黑豹哥他们还经常跑到五海伯家去闹,去找福才哥要人。
    黑姑姐姐和福才哥的交住,开始只有我才知道,虽然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,但人说“鸡蛋密密也有缝”。黑姑姐姐和福才哥虽然秘密交往,但总有好嘴多事的人把这事给透露了,最后让两家老人都知道了。五海伯倒是没说什么,因为毕竟金叔公是因为火叔公而死的,虽然面子上和杀猪叔较劲,但心里一直以来都有点愧疚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现在黑姑姐姐和福才哥有心要和好,也是一件好事。所以背地里只是叫福才哥要小心点,说杀猪叔和他两个儿子都是牛脾气的人,弄不好会为这事打架的。
    因此后来五海伯也私下找过父亲和母亲,对他们说:“兄弟、弟媳啊,这上辈子人的恩怨,我们那时还小,也不太清楚。但毕竟金叔是因为我阿爸而死的,我到现在还心存愧疚。可是福才和黑姑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两个孩子都是有心要和好的,做父亲的我也很高兴!但是杀猪黑那人你们也知道,就是那死心眼,所以我才想让你们去给我说说的……”
    父亲把烟盒递给五海伯,说:“我们也是这样想的,改天我和他婶去和杀猪黑说一下,别人的话他不听,我们两个人的话他是能听点的……”
    五海伯接过父亲手上的烟盒,也卷了一个红烟筒。父亲给他点上火,五海伯吸了一口,又接说:“黑姑有了!”
    母亲听到这话有点吃惊,她说:“怎么会这么快呢,听都没听说过,怎么就有了……”
    我站在一边上,早就叫起来了,说:“去年我就给她们俩放过哨了,都好久的事了……”
    “怎么不早说呢!”母亲用力拍了我一下肩膀,骂起来:“你这小鬼头,怎么就不早说呢……”
    “是黑姑姐姐和福才哥不让我说的。她们说‘说了就会出人命的’……”我翘起嘴巴,一幅很不服气的样子。
    母亲不理我,转过头和父亲、五海伯说:“这样吧,我哥有事叫我们过去帮他一阵子,等忙完了这几天,我就去和杀猪黑说去,这死老黑别人不怕,就怕我!那年我和他去找军区老首长的时候,他什么都听我的……”母亲当时有点得意的样子。
    五海伯听完之后,点了点头。和父亲又聊了一阵子,就准备回去了!父亲问要不要一起喝杯酒?五海伯说不要了!
    我长大后稍懂事了一点,才知道因为这事没说出来,竟然懊悔了一辈子。我知道,如果我早把黑姑姐姐和福才哥这事给“告密”了,或许母亲也就会早去和杀猪叔说,不管怎么样,黑姑姐姐就不会去死了。同样这件事在父亲和母亲的一生中,也留下了永远不能原谅的阴影。就在母亲说忙完这几天再去说的时候,不到两天,事态的发展,就变得让人不可收拾了。
    原来杀猪叔那天也知道这件事了。不管黑姑姐姐怎么哭求,杀猪叔就是不同意,他还骂黑姑姐姐,说这是弑父之仇,绝对是不能认贼做父的。那天,杀猪叔就马上叫来了黑牛黑豹哥,先把黑姑姐姐给锁起来,然后带着黑牛和黑豹哥,朝五海伯家杀气腾腾地追杀过来了,把五海伯和福才哥逼到房子里,关起门躲了起来。
    那天父亲和母亲不在,都去舅舅家帮忙了。我听到外面有人叫喊声,就从房间里跑出来。看见五海伯家门口聚集了好多人,都在那劝架。只见黑牛哥手里抱着一个冬瓜大小的鹅卵石,拼命地在五海伯家的房门上砸。大家伙只是在那大声劝架,却不敢靠近去拉他。直到老队长从那边赶过来,才把杀猪叔他们给喝止了。
    当父亲和母亲回家的时候,黑姑姐姐早已不见了。很多人都帮忙出去找,但就是没有找到。那天晚上,父亲和母亲在谈起金叔公和火叔公的往事的时候,我总有一丝不祥之感,却不敢乱说乱想,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。
    第二天,小由哥来找父亲和母亲,说她看见黑姑姐姐自己开门出来,然后从护厝那边跑过来,看见杀猪叔和黑牛黑豹哥在追打五海伯和福才哥。只见她狂叫一声,双手抱住头,就朝外面奔跑出去了。小由哥说他怎么拦也拦不住。这边杀猪叔他们又在追打着五海伯,所以小由哥也没有细想,就又跑过来劝架了!
    母亲问小由哥,黑姑姐姐是从哪个方向跑出去的?只见小由哥朝外面一指,母亲当时就大叫一声,说:“我苦啊……赶紧去找竹杆子来啊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朝大池塘那边跑去了。
    我们家的古大厝右对面,是一个很大的池塘,有几丈深,干旱天的时候,队里的稻田都要靠这一池塘的水养活,也可以说是这一池塘的水养活了我们宗亲家族。有时干旱天没水,就要架起两架水车车水,一部水车从塘底车水上来,另一部水车从半壁上把前上一部水车车上来的水,再车到水田里。
    后来母亲和我说,那天她看见小由哥朝那一指,就知道可能会坏事了,但她当时也没有想到都过了一天,就算找到人,也早就没了,还是狠命地朝池塘那边跑去。当她跑到那大池塘时,只看见一池秋水绿幽幽的,风不来,连个涟漪都不起。她叫来了好几个人,大家拿着竹杆子,跑到水里搅了半天,就是什么也没捞着。
    然而,母亲当时虽然捞不到黑姑姐姐的尸体,但心里却突然感觉轻松起来。她觉得很是庆幸,她当时老怪自己胡思乱想,骂自己坏了心肝,心想黑姑姐姐可能是跑到亲戚家躲上几天也说不一定。可谁知几天之后,当队里派人去车水的时候,黑姑姐姐的尸体却从池塘里面浮了出来!……(待续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 )

GMT+8, 2019-7-21 12:25 , Processed in 0.03574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