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774|回复: 0

一条醒着的路,一条细碎的街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5-29 1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我每天都要走到河岸边,或去上班的路上,或到公园里,散散步,或是到超市,买东西。每天我都经过同样的街区,我家楼下的那一条街,是我出行的唯一通道,只有这样的一条路,可以通往县城,那个窄小的地方,天天如此,但我还没有感到烦闷,也许也不应该烦闷,假如有一条烦闷了,我是否不再出去,或说搬离了另一个地方,到另外一个街区去了,我不敢做这样的设想。
  我所在的地方,靠近河边,外面是滔滔的江水,但我很少坐在阳台上,等待落日的来临,靠近河岸的半边房子,租给一妇年青人,他们带着孩子,我们也就不好,却欣赏那所谓的落日了。我住的一边,靠近大街,通往县城唯一的一条道,每天嘈杂不安,每有一刻是安宁的,我们是睡着的人,它是醒着的路,我每天打那门前的路,到那县城里去,做着一些零零碎碎的事。
  我的住处外面,有这样一条喧腾不已的街,街的上面是一个山地公园,每天透过我家的窗户,我看到公园里绿树红花,蓝天白云,晚上还可以看到那些刺眼,并不柔和的路灯,这一却都没多大的变化,一季四季,公园里的树,花,少许的变化,唯一不变的是门前的这条街。
  这条街,我很熟悉,我早些年就住在这里,那时是寄宿在这个城市,后来真得搬到这里,我也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这里的便捷,让我喜欢了这里,走路到县城中心,按我的速度,不超过十分钟,大约三五百米就到了,还是因为窗外有片风景,让我恋恋不舍,至于江边的颜色,是有些晦暗,并没有什么可炫耀的。
  我每天从我家门口的大街上走过,三五百米的街区,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,也没有什么精彩出奇的地方,周末在家,我常常弃车独行,我习惯走路,有时走到其它街区,到一家书店看看书,或漫无目地的四处走走,我习惯这样子。
  楼下的面包坊,乌黑不堪,做出来的面包,也难以下咽,听说是用发霉的面粉做出来的,包子里面的菜,是用手翻炒熟的,看到的人,都吃不下,但价钱便宜,一个才五毛钱,听说做的是批发生意,每天凌晨一两点就起床,面粉机就嘁嘁喳喳地响,弄的隔壁的人,睡不好觉。店门前,摆个大汽油筒做成的煤炉,几筒煤炉同时燃着,上面放着一个大铝锅,经常冒着热汔,里面一大锅的茶叶蛋,香气四溢,却是夹杂着各种味道。门前的一个斑驳铁筒,放着煤渣,每天的八点时个,垃圾车也总是准时到来,唱着嘶哑的音乐,有些刺耳,这是我们也偶乐拎着垃圾出来,卖菜和卖肉的的摊贩,或推着车子,或挑着筐,有的已经卖完回来。
  消防队门前,早上总能看到那些消防战士,他们例行公事的样子,擦着他们的车,那些车每天也都是锃亮如新,消防战士每天擦着他们的车子,那些像炮筒,枪筒的东西,一个个阳刚的竖立着,似乎充满着亢奋,无事的小孩,也喜欢蹲簇在一边,看着他们的操练,像电视里面播放的一样,他们在电视里见过,充满着神奇。
  米店的门口,偶尔停着一只猫,瘦小的猫,刚出生不久的猫,或许还没满月,正在地上觅视,让人觉得一分怜悯,让人觉得一阵风过来,就可以把它刮倒,它的叫声细碎而可怜,也许它对这个世界充满着惶恐和不安,尤其是处在这样的繁杂的街区,它还感到不适应。电器维修店,摩托修理店,小钣馆,充满着乌黑凌乱的气息,乌黑的色泽,甚至在阳光下,微微的耀眼。
  加油站里,总能看到摆满队的人,他们耐心地或焦急地等待着,加完油,赶快送孩子上学,或去上班,时间在那一刻,分明而响亮,大家焦急地看着表。电器行的橱窗干净,漂亮,里面充斥着满满当当的货品,有些清闲,木料店弥漫着木纹的柴香。各种各样的小店,错落有秩地布满了街区,弥漫着香气,也许是从水果店飘出来的果香,但我们总是很少在那里驻足,一个城市无多少故事可讲,一条街区也翻不出多少新闻,或者说,这个城市并无故事,一条街区也没有什么新闻,十年前和十年后,变化不大,还是原来的样子,却让人多了一份流连,这些细碎的小事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 )

GMT+8, 2019-7-23 13:33 , Processed in 0.033839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