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6676|回复: 9

“清源山·母亲山”征文大赛揭晓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8-3 0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参赛来稿209件,29篇作品获奖


由泉州市委宣传部、市文联、泉州晚报社、泉州邮政公司联合举办的“清源山·母亲山”征文大赛日前揭晓。本次大赛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就征得省内外来稿209件。经过主办方精心评选,29篇作品脱颖而出获奖,一、二、三等奖获得者分别获颁奖金3000元、1000元、500元。

“十年前我写清源山红叶,得过征文比赛特等奖,这次从另一个角度写,人生的古稀之年再拔头筹,很是感动。我生长在清源山下,能为母亲山留文字,表达热爱与眷恋之情,是我的责任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一等奖获得者、老作家万国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动情地说。本次征文从今年4月20日启动以来,在读者中产生广泛影响,引发强烈共鸣。此间,《泉州晚报》“城事”版面同步开设专栏对部分入选作品予以集中展示,扩大了大赛的影响力。

活动主办方指出,此次大赛,文艺家们通过文学、摄影、书画的形式诠释母亲山的魅力和《清源山》邮票的价值,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。清源山是泉州的母亲山,《清源山》邮票的发行大大提升了泉州市民的文化自信。适逢我市今年承办第十四届亚洲艺术节,《清源山》特种邮票发行的系列活动,将有助于宣传泉州的历史文化底蕴,丰富“东亚文化之都”的内涵。同时,本次大赛虽然征稿周期不长,但得到我市新、老作家的积极响应,参赛作品以散文、随笔的形式讲述清源山的故事,在故事性、文学性上都有不错表现。可以说,大赛为作家们描绘清源山的秀丽与玄妙、挖掘她的深邃与厚重提供了很好的契机与平台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3 0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获奖名单



一等奖

《遥看清源山》 万国智

二等奖

《大道清源》 李建民

《上清源山吃茶去》 郑剑文

《古道情歌》 杜原来

三等奖

《清源归来不读山》 吴泽华

《练胆石·感恩石》 蔡飞跃

《端午清源山望海》 庄小芳

《清源书香》 赖玲玲

《风是自由的 你是多情的》 郭汝菁

优秀奖

王忠智 吴晓川 黄志雄 黄伟超 陈 谦

陈国水 魏长希 林世铨 张燕萍 曹淑风

柯 铭 杨华强 王树声 路志宽 蔡永怀

周紫英 许晓棠 庄琼珍 王清铭 潘建煌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等奖

遥看清源山(万国智)

或许邂逅过于偶然吧,那次攀台阶练脚力,踏上六楼转台,竟意外遇见清源山!仿如一纸水墨小品飘然入眼,令我好不惊奇。数里之外,清源山跟我无言对视,似是神谊之交,有互为鉴赏的企图。定格镜头,因此保鲜我的记忆里。

细数时日,很长年月了,辗转于楼厦夹缝,疲于奔波生活,几乎不识清源山的容颜。这下好啰,只要一上转台,总有一股赴约的友好热潮,萌动于胸间,见一回美丽一回,栏杆拍遍,大有幸运的感觉。

晴光朗朗的早晨,浓稠的霞绮,透染得一派金黄,自山麓愈往上愈雄峻,紫气蒸腾,激越而辉煌,不亚于令人神往的“圣坛”。顶端设个平台,坐观洛阳江口的日出,应是全城的最佳选择。

目光不妨投给黄昏的画面,天际夕光浩浩,但见清源山的轮廓,伫立若处子静态。淡淡的岚雾,缠绵丛竹密林间,忽而飘游忽而驻足。峰峰岭岭逆光相拥,色调对比出效果,拼贴在幽邃的云空上,组构了一卷巨轴的立体剪影。

近在咫尺的郊野,我不止一次叩访清源山,曾拜谒慈悲救世千手观音,涉水戏玩观瀑岩,默祷生死苦恋的“天侣榕”……后来活动的更多次数,出于接待需要,为外来客人陪游。也去揣摩书法怪杰米芾的墨宝,参见春秋大哲翁老君岩像,去探寻一代高僧弘一墓塔,流连云影水波的“天湖”。

我想是了,岁月漫邈,以清源山为“文本”,不论古今贵人高人达人,不论天然山水地理,合作了一部风光经典,使这一方天地禀赋了灵性,凸显了生命力度。

不过凭个人所见,对于弥陀岩片区,我嫌它多了一份拥挤,缺了一份闲逸。那就从赐恩岩起步好啦,斜上瑞像岩,连接裴仙洞,直达“三蟒朝天”……曲折起落的一线,同样的星光璀璨。沿路上去,串联三个人物,古代泉州的优秀儿女,三位代表性的才俊,切莫错失交臂,怏怏带回遗憾。

先点的是欧阳詹,他与韩愈同榜登科,八闽历代学子头一位中进士。当年从丰州来此隐居,青灯黄卷为伴,留存了“读书洞”。棘丛覆盖,浅陋且荒凉,原始状态的一口穴窟。想象得出,孤身在此攻书,日子何等俭朴困顿,看来求取功名的途径,非得少年壮志不可。说了谁人不兴叹!

再举俞大猷,明朝抗倭骁将。在老家河市时,他常独自潜入清源山,苦练南少林拳术,从军后与戚继光齐誉为“俞龙戚虎”,从浙江温州至广东湛江,布下八百里的海防,鏖战二十余载。待凯旋省亲,借“练胆石”写下四个大字:君恩山重。英雄也有血肉情感,未敢忘记故土的哺育恩泽。

还有一个呢,衙口人氏施世纶,民间长篇传奇小说《施公案》主角。他生性警敏、勤于莅事。清康熙帝点赞“江南第一清官”。清源山岩上,有他勒石亲题七律一首,是成名前心迹,或荣归后抒怀?笔迹略显退化,恐难通读了。“诗言志”,君子坦荡荡,定然表述人中性情,正气地久天长。

走出空蒙的峡谷,遥对一山草木葳蕤,我陶醉清源山春季的烟雨秋时的蓬勃,风韵如诗;享用清源山冬天的成熟夏日的清凉,如歌行吟。南国多丘陵,清源山独有的个性与气质,塑造了表象与灵魂的精品,光彩照人呐。

也许这缘故,我经常恍恍惚惚,挽不住思绪的缰绳,眼前苍莽的山林,幻化出种种景点造型:三清仙人论道,元代三世尊壁雕,裴道人斩长虫,尤其精妙的是百子拜观音……或人为或天工,神奇无比,险些教人误当梦境,物我两相忘。啊哈,且慢笑我太痴迷,请问何人爱它胜似我?

彼此尽管隔离村落田畴,默默不得语,然而不妨碍我视线的描绘。瞧去吧,它像宽幅厚实的绿绒大氅,怀抱里偎依古老小城,承受它悉心呵护。源头活水的“虎乳泉”,携来飞流悬瀑的可爱姐妹,赠给泉州湿润莹亮的名字。

好极了,你大仪大度大美的清源山,喻为母亲山,是最为确切概括的关键词。

与清源山一次会面,也是一次审美巡礼。桑田沧海,母亲山不老,山不见居高昂首的骄纵气势,人不必俯身膜拜而心理压抑。你平易得让人渴望亲近,亲和得让人怦然心动。这位老“母亲”一直未停止过劳碌,在演绎历史,在垦拓文化,在为泉州积储何其珍贵的“遗产”。

并非我的虚拟,而是存在的事实。母亲山,我看懂你的外秀,一瞥一感慨;读出你的内博,一步一思忖。往后不知有否能耐再度去登临,可即使额手远远眺望你,我也满足的。精诚与和谐,当是人间一曲绝唱。


11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二等奖

大道清源(李建民)

有一种山不以巍峨险峻临世,也不以秀甲天下驰名,而是以内蕴丰赡、淡雅深远而拢于自然与历史的烟岚,她,泉州的母亲山——清源山。泉州是全国第一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,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,有着世界宗教博物馆之称的诸多华冠,可你曾否细细地揣摩:涵养她的,就是这座不高不峻、不险不诡的清源山?!

清源山,你在我眼里多像那不喜浓妆、坐拥平凡,甚至又有点瘦小的母亲!

可大道出自天然,出自辩证,出自这里——

“青牛西去,紫气东来”,清源山麓坐着羽化的老子造像。“老君岩”尽管只是一块稍加雕琢的天然巨石,但石之灵光,巧匠之神功,无不让双目睿天,两耳垂肩,席地而坐,扣指如玄的老聃栩栩如生。尽管老子是否“由楚入闽”,是否羽化清源的传说不一定确凿,但这成于宋代或更早,系中国最早最大的老子造像,的确把生活的智慧留给了世代之泉州。秉承这种智慧,泉州人要么走出去,“舟舶继路,商使交属”,走出一条海上丝绸之路。要么以老君岩“雨深衣袂生秋藓,月晓须眉带石霜”的默想深耕,衍化古老的南音、南戏、南建筑,使之成为历史文化的活化石。“孰不有古,南山峨峨。”真可谓:道可道,非常道。“如将不尽,与古为新”,懂辩证,能创造,历史不拖泉州的后腿!

大道清源,包容互瞻。

道家是土生土长的国之宗教,道教文化的包容,也为清源山提供了多种宗教共生的条件。不仅道教、佛教,基督教、伊斯兰教、火神教、摩尼教等都在山中留下了圣迹。我国现存最早、流传于海外的禅宗史料典籍《祖堂集》就出自清源山梅岩招庆寺;闽南最早的佛教建筑延福寺,就坐落于九日山麓;灵山圣墓长眠着穆罕默德的三贤、四贤弟子……清源山很早就形成了多元文化并存的生态景观。大道丰赡,从这山到这城,“涨潮声中万国商”、“市井十洲人”,即见证了宋元“东方第一大港”泉州,历史也在今天见证中国首个“东亚文化之都”、“品牌之都泉州”。清源山,泉州的母亲山。我们的古人早就深谙“利物益生”的道理,让生命的大流虚涵万象,“受益惟谦,有容乃大”。此乃万流汇瀑,山瞻城,人仰山的和谐极致。

大道也即人道。

中国僧俗两界闻名于世的弘一法师,他传奇的一生为我国近代文化、艺术、教育、宗教领域贡献了十三个第一,堪称卓越的文艺先驱,他爱国的抱负和义举更贯穿于一生。盛名鼎沸却中年出家,绚烂归于平淡。带着半生追求,弘一法师晚年随太虚法师来到泉州,从此便不再离去。抗日战争期间,日本人找到他,请他循当年鉴真之例,到日本弘扬佛法。面对来人,他愤然拒绝。几天后,他在讲经堂座后壁上挂起手书的中堂: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必须念佛。”还把自己的居室更名为“殉教堂”。这就是圆寂于泉州不二寺的弘一法师,清源山的法师舍利塔前的磐石嵌刻着大师最后遗墨“悲欣交集”。该题字大师生前写过三次,第一次为剃度后,千枝子赶到虎跑寺,大师拒而不见时含泪写下;第二次是抗战时期,厦门沦陷前,再度写下;最后一次则是临终泉州时的绝笔。

大道清源,山有法师人生高标的写真。今踏清源,深思:“生者百岁,相去几何?”遗存敬仰,“千古江山留胜迹,一林风月伴高僧”。


22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二等奖
古道情歌 (杜原来)

沿着清源山北麓的朋山岭古道盘旋而上直至山顶便是俗称的“风吹岭”,岭上松涛阵阵,空气清新,正是当今洛江与丰泽的地界,岭南属丰泽区,岭北归洛江区。朋山岭古道北穿连绵深山通往福州,南接海滨邹鲁(泉州),直通广东潮汕,是山与海的分水岭。

古道两侧,芳草萋萋,一枯一荣。陈三五娘的美妙故事让人魂牵梦萦,古老的情歌余音缭绕,这让苍茫的古道焕发出无限的生机和活力。

古道缔造了陈三五娘的情缘,“运使庙”是见证。风吹岭上的“运使庙”,塑有男女菩萨二尊,相传是广南运使夫妇,从前奉祀陈三兄嫂。当今陈运使庙,掩映于苍翠的古木及茅草之间,已满目萧然,风光不再,经岁月的侵袭坍塌成了一片废墟、一段残垣断壁、一窟动物穴居之地。陈运使乃陈伯贤,陈三之兄。当年,正是陈三送哥嫂赴广南任运使之职,路过朋山岭风吹岭到潮州,适逢元宵睇灯,与五娘邂逅。陈三送哥嫂后游赏潮州城,五娘投下荔枝手帕,楼上娘子认得骏马雕鞍上正是灯下郎君,遂使陈三滋生爱意。从此拉开了陈三与五娘爱情故事的序幕。

古道记录了陈三五娘的爱情坎坷。陈三接着荔枝手帕,见荔枝手帕“夙世前缘”,陈三不明其意,便问仆人如何是好,仆人告之泉人有一磨镜师李公可破此谜。陈三便不远万里、翻山越岭,从古道往返泉州故里寻找到李公的足迹,李公献破镜之计。陈三终于在李公的点化下,从师学艺,学成后,乃乔装磨镜匠直抵黄五娘家,于是生动地演绎出打破铜镜,为偿镜价卖身为奴的故事。在黄家,陈三度过了三个漫长的春夏秋冬,终日重复端水扫地活计仍未与五娘谋面,后来婢女益春帮忙转达了情书,道出了被爱情所奴役的陈三的思恋之苦、见面之切,由此让五娘感动涕零、痛下决心,摆脱由父亲与大户林家签订的婚约,投入早已心仪的心上人的怀抱,一起私奔。朋山岭古道成为他们回归的必经之路。

古道承载着陈三五娘的爱情悲欢。陈三五娘的私奔并不顺利,期间还经历了“公差捉拿”、“审奸情”等,幸亏“遇兄”,让这对情人命运得以转机,最后在兄嫂的“说亲”下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从此,陈三隐居林泉,夫妻相敬如宾,独立筑坝修堰,灌溉农田,造福乡里。

传说正当这对相爱的青年夫妇漫步朋山岭古道,尽享春花秋月之际,五娘的一个玩笑,断送了这段美好的姻缘,给得之不易的姻缘画上了句号。传闻两人一前一后漫步到了古道西侧的青阳室(又称清凉室即陈三小时候的读书处),五娘先抵达,见附近有一口井,为考验陈三对爱情的忠贞程度,她故意将鞋子放在井边,躲暗处观望陈三态度。陈三来到井边,忽见那双熟悉的绣花鞋,瞠目结舌,不由分说投下深不见底的古井,以身殉情。五娘见状阻止不及,哭得天昏地暗,绝望至极随之投入井中,从此结束了这段短暂的人间悲欢。

古道幽幽,古韵悠长。如今,朋山岭古道依然回荡着陈三五娘如泣如诉的古老情歌,见证着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。
33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等奖

清源归来不读山(吴泽华)

如果您是初次来泉州,且时间仅够游历一处名胜,您会去哪儿?

十三年前,台湾作家林清玄漂洋过海来泉寻根,选择了清源山。

追寻两位前辈大师的足迹,他说此山已在脑海激荡多年。

“他仿佛穿着白衣,走过夕阳的田园,给我们一种非凡之美的印象。他不是为了同俗而生,他是为了拔高而生,他优雅地走过红尘,使我们看见那卓然的颜色……”这是林清玄笔下关于其中一位大师风采的描摹,行文至此,作者亦“忍不住自内心发出一声赞叹——呀,弘一!”

这声发自内心的赞叹,后来衍生了宝岛文集《呀!弘一》。

真正步入山门开始拾阶而上,清源山显然比自己平常漫步的台北阳明山要高要陡,泉州六月天更是闷热,登或是不登?林清玄婉拒友人乘车上山的建议,携妻子方淳珍女士一路前行。

行至山腰,他特地寻至弘一大师舍利塔前,双手合十,虔诚朝拜。

辞别舍利塔,林清玄继续攀登,一路挥汗如雨,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却没有半分折回的意思。他知道,此山满载另一位大师——广钦和尚的传奇,需要脚踏实地的追寻。

与弘一大师相比,祖籍惠安、享誉台海的广钦和尚的神异事迹似乎更多,如猿猴献果、降伏猛虎、大蛇皈依等等,都是关于他在清源山坐禅修行的传说。最为神奇的是,在清源山“他曾进入禅定长达四个月的时间,呼吸与脉搏完全停止,经弘一大师三弹指,才从定境中出来,使弘一大师赞叹说‘这么深的禅定,古今少有’”。

这位“禅定甚深”的和尚从五十岁后只吃水果,因而在台湾被尊称为“水果师”。广钦和尚一百零五岁诞辰之时,林清玄撰写《无心才能心安》一文深情缅怀:“因为他,使盛唐禅师的气象,在台湾灵光一闪。如今,青山依旧在,广钦老和尚不在了,不,他是化成许多虚空的山,存在无数人的心里……”

是啊,传说也好,虚空也罢,因缘际会总是存在的——弘一大师出自杭州虎跑寺、埋骨清源舍利塔,从此托体同山阿;广钦和尚禅修清源山、弘法台湾岛,影响两岸佛教界。两位凡事随缘的近代高僧相继结缘清源山,又因清源山而结缘,他俩的故事在后辈的文字里得到了记载和延续,这难道不是一种旷世奇缘?

再回望当年的林清玄,因1995年那场著名“婚变”而身处“焚书坑林”的舆论漩涡之中,与方淳珍女士结婚时简朴到没有钻戒和婚礼,唯有手写一张求婚卡表达爱意,上书:“纵有才名贯江东,生生世世与君同。”七年之后,这对来自海峡东岸的神仙眷侣携手共登清源,为这座“闽海蓬莱第一山”平添几分暖色。

沧海桑田,人间冷暖,与刺桐古城守望千年的清源山究竟还有多少传奇故事待人挖掘、待人传颂?遍读《三国》的易中天教授对此亦颇为感慨:“走在清源山林木森森、蜿蜒曲折的山路上,就像走在一本线装的历史书里……读清源山,要用眼,更要用心。”

“黄山归来不看岳,清源归来不读山。”这是我心中的清源山。我愿用我一生,去走进她,去读懂她。
66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等奖

《端午清源山望海》(庄小芳)

登山不是闽南民间端午节的传统习俗,但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却是中国所有传统节日的永恒主题。端午,在一个登山远眺的诗人的诗行里,便被赋予了比平常诗歌更为多情更为怅惘的笔触,而如果,这些诗行由一位特殊的诗人写就,那就不止是有诗人感性丰沛的情怀,还有关一个故事,一段需要被重拾的历史片段。且让我们先来阅读这一首以端午节登清源山望海为主题的诗歌。
去年登山近重九,今朝登山属端阳;流光冉冉何太速?前度木叶今青苍。青苍满迳径屈曲,盘空高陟恣遥瞩;南风吹上蜕岩颠,俯视沧溟如一粟。沧溟尽处是吾家,当日龙舟斗水涯;邻曲馈来九子粽,闺房绣出五时花。瀛洲盛事分明在,谁料桑田变沧海;蓬根流落客怀悲,梓里凄凉风俗改。凭高东望思无穷,回首西山落日红;座上非无佳客在,眼前休放酒杯空!酒樽入手万虑绝,诸蛮山水樽前列;坐爱风光胜故乡,何辞酩酊酬佳节。玉壶酒尽动归心,下山大笑发狂吟;吟声飘荡入云际,化作诸天鸾鹤音。——林朝崧《五日登清源山望海,醉后作》
端阳五日,一般的闽南人在家里包粽子吃粽子、姑娘在家绣上有花朵图案的香囊、小伙子在水边举行龙舟赛,而有一位诗人却爬到清源山上,从日出到日落,凭高东望,酩酊大醉。热闹的佳节,引发了他思乡的情愫,能让他的情绪得以宣泄的,便只有山川、美酒和诗歌。登上清源山的最高峰蜕岩,望见晋江江水如玉带流入东海,而东海的尽头,便是他望不尽的曾经的家园,他甜蜜又惆怅地回忆起家乡的种种习俗,仿佛就近在眼前,又分明与他现在所在的刺桐城的节俗如此相近。可是家园已经不再是以往的家园,风俗也在悄悄地改变,它换了主人,物非人也非。佳节到来,诗人唯有以酒浇心中块垒,而风景胜故乡的清源山,带给他安慰和异乡的温暖,也给了他作诗的灵感。
这位诗人,他的名字叫林朝崧,这首诗歌,写于1895年台湾因一纸条约被割据,诗人内渡泉州之后。那一年,因为不愿意做异族之奴,林朝崧家族选择来到泉州暂时安居。即使是在这仓皇的旅程中,他依然带着他的琴和书,有他写下的“百口飘零乍定居,刺桐花下理琴书”的诗句为证。这个在台湾富裕的大家庭中出生成长的才子,以“林痴仙”的诗号闻名。
喝酒、作诗、游戏、丝管、宴会,林朝崧在泉州城过着潇洒不羁的生活,他还对禅学产生了兴趣,泉州城东寺庙中的僧人成了他要好的朋友。他是如此洒脱,但又如此苦闷,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海的另一边他的故土家园。清源山便是他排遣情绪的最佳去处,而佳节登临清源山,更是他思念家乡的一种寄托。九月九,他登清源山望海;端午节,他也登清源山望海。虽然每个节日的风俗不同,但在诗人的心里,每个节日都只有一个主题,那就是家园。
回到诗歌中,诗人想念邻居在端午节送来的九子粽,闺房女子绣出来的精美的五时花,以及一年一度热闹的龙舟赛事,他的诗歌里描绘了一幅端午节十分美好的风俗图景。他站在高高的清源山上,望着江水尽头的海的方向,动情地回忆起这在以前似乎十分平常的种种,这种画面,如果只是单纯的想念,真是十分美好。可是,回到历史之中,当时的台湾,人们被迫抛弃了上百年精心经营的家园,有家而不得归。时至今日,团圆依然是望海的主题,也是闽台传统佳节的主题,以此背景再读此诗,便是格外不同的思绪。
刺桐城、清源山,曾接纳和温暖过一位彷徨的台湾诗人,他便以传世的诗歌回报;中国传统的端午佳节,或许有数不尽的诗篇,但在我读来,这一首登山望海的诗歌却最特别。
88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等奖
《练胆石•感恩石》(蔡飞跃)

一条古石径,蜿蜒三公里,联通丰泽区山兜村与清源洞。清源洞路边一块巨石兀立,上刻“君恩山重”四个大字,署名“俞大猷”。
俞大猷字志辅,号虚江,泉州北郊河市人,少时家贫,依靠亲戚赞助,离家上了清源山附近一家私塾。兴许是遗传使然,在兵营里辟出新天地是俞大猷的远大理想。习文之余,他拳不离手,日日上清源山练武。
练武从练胆开始,清源洞前方的巨石高三四米,壁面光滑,正好练胆。俞大猷每天跑到这块大石跟前,时而腾空而起,时而翻跃而下,风雨无阻苦练,终于练出过人的胆量,后人称此石为“练胆石”。
有一天,俞大猷练胆正在兴头上,有老者大声赞好,一问,方知他的名叫李良钦,泉州府同安县人,见俞大猷长得乖巧,愿意把早年所学的少林棍法传授。
俞大猷喜上眉梢,立刻跪拜认师。师傅教得用心,徒弟学得认真,俞大猷很快把变化莫测的少林棍法学到手,他视棍为长剑,后来传世的《剑经》,其实是一部以棍术为主的武术专著。
俞大猷20岁那年,父亲病逝,顺理成章袭世职百户走上从戎之路。明嘉靖十四年(1535年),33岁的俞大猷赴京中武进士第五名,由百户升正千户,守御金门。嘉靖三十年(1551年),倭寇袭扰浙东,俞大猷被诏移为宁(波)台(州)诸郡参将,此后13年,他与另一位抗倭名将戚继光辗转于浙、闽、粤剿倭,两将抗倭齐名,互映生辉,史称“俞龙戚虎”。
泉州流传不少俞大猷的故事,回传少林棍法最是广为人知——嘉靖四十年(1561年),俞大猷自山西奉旨回闽南抗倭,途经河南嵩山,他想起少时所学棍术源自中州,一时技痒前往投宿切磋,非常诚恳向少林寺长老求教。
长老颇为热情, 赶忙召集精于棍术的武僧为俞大猷献艺。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两三个回合下来,俞大猷发觉与恩师传授的套路迥然不同。
习武之人大都直率,俞大猷顺手抄起一根长棍,抖擞精神舞起招式,直看得众僧眼花缭乱,大声喝彩。出家人虚怀若谷,长老当即承认俞家棍为少林正宗。在俞大猷南归之际,即派宗擎等两位得力徒弟随俞大猷研习棍法。三年师满,宗擎返回嵩山,少林棍法重新在嵩山少林寺发扬光大……
明嘉靖四十一年(1562年)岁末,倭寇万余人攻陷兴化府(今莆田),占据城郊三个月,翌年三月,时任钦赐镇守福建、南赣、惠潮兼柳桂、南韶地方都督俞大猷奉旨挥师入闽,会同副总兵戚继光歼敌二千余人,次月收复兴化,自此倭寇闻风丧胆,不敢轻易入闽。俞大猷凯旋回泉州之后,偕友人畅游清源山,怀着向清源山报恩的心情,将这段史实镌刻在古道“小云关”上方的岩石上。
“君恩山重”刻于明万历二年(1574年),这一年俞大猷72岁。这方石刻,蕴含一段故事:万历皇帝眼见俞大猷已逾古稀,有心让他告老还乡,俞大猷胸怀大志,以“倭患未除”为据,请求留职发挥余热。皇帝爽快满足他的要求。泉州人懂得感恩,俞大猷牢记着清源山的给予,与弟子连江人陈第登临名山,刻石抒发情感。练胆石上的寥寥数言,再次证实俞大猷是个注重感恩的人。

887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4 0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等奖
《风是自由的 你是多情的》(郭汝菁)

都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,从此再不管天地是否不仁、是否以万物为刍狗,一路捋着雪须,自由远去。相传来到这清源山,从此山头刮起自由之风,成就今日清源山之韵味。
山脚起步,不久可见清源山第一大景——老君岩。老子似正襟危坐,又有悠闲之态。一手垂于膝头,一手置之石几。双目未睁,似乎心外无物,天下之大道具存于中。老君四处并无树冠遮蔽,头顶直指穹苍,风吹雨淋、日晒雾蒙,也并不在意,全然自在。
无论是个人的休养生息,自然的斗转星移,抑或是社会的调节顺气,道家在老子的涵养下,于自由中完成了自身的必然性。自由之风,就这样在清源山头浅吟而过,铃铛晃荡,布条起舞,洋蒲桃叶摩挲。
过老君岩,旋而上,遇弘一法师舍利塔。舍利塔取材泉州本地白花岗岩,内有经承天寺开光的弘一坐像石雕,外有弘一书法及遗墨“悲欣交集”。于无尘台之上,年月流过,安然从容,领受日夜灵气,似是弘一仍在。
“问余何适,廓尔忘言,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。”弘一法师一生引人肃畏,依其弟子丰子恺总结为精辟:“先生少年时做公子,像翩翩公子;中年时做名士,像风流名士;做和尚,像个高僧。”从李叔同到弘一,从少爷、艺术家到潜心研究佛学中最难修的律宗大师,物质、灵魂,生活的三重理想已然实现完满,西方极乐世界已然伸手可及。但对坐下竹椅时都要抖落掉小虫蝼蚁以免被自己压死的弘一来说,疮痍人间的不完满,也是自己的不完满,生灵的苦痛踟蹰,也是自己的苦痛踟蹰。多情之人,亦多担责,亦多跋涉。
清源山,山道漫长,有和缓,有陡斜,假日时期,或三口之家,或青春学伴,或矍铄老人,互相黾勉而登,兹力而上,时听蝉鸣,时见蝶飞。及至柳暗花明,现绿碧天湖,见天湖邮局的复式木阁楼,尤为愉悦,似苦尽甘来。于此相呼饮茶,大红袍、铁观音,茶色渲染,茶叶舒展,茶香漾开,畅谈人生,真真闽南人士之姿。多情之人,常易欢喜,常易自得。
自由与多情,往往水乳共融。自由之风与多情之人,共同孕育了清源山脚下的刺桐古城泉州。余光中作诗 “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,东西塔对望了多少年。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港,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。”,朱熹曾言“此地古称佛国,满街都是圣人”,尽是自由与多情的体现,有元代第一大港的自由贸易之先例,有佛教、伊斯兰教、犹太教的多元宗教并存,有古厝骑楼,有南音北调,有下南洋打拼的华侨,有香都永春,有海峡两岸的前沿往来。在自由的背景下,孕育多情之人,借多情之力,推动自由。在这里,人都是最动人的因素。而上清源山俯视,便可收刺桐城全景。
若你哪天上了这清源山,自由走走看看吧,可是千万记得,这儿蝴蝶多,不怕人,喜落山道中央休息,可别踩坏了它的翅膀。
《清源山》特种邮票首发式及系列活动7月18日9:00于泉州府文庙举行,欢迎市民参与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8-4 1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 )

GMT+8, 2019-7-18 23:42 , Processed in 0.05173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