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4287|回复: 0

阳光洗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1-30 1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□葛亚夫


   冬日清寒。乡下,阳光充沛,“哗哗”洗濯着礁石般的乡人和老茧般的时光。

   “冬曦如村酿,奇温止须臾。行行正须此,恋恋忽已无。”在周邦彦眼里,冬阳是牵肠挂肚的佳酿,漫溢着微醺的诗意。这也难怪,那些阳光下的乡人和牲畜,浑身也都洋溢着慵懒的醉意。他们三三两两,眯着眼,佝偻着身子,随便往墙根上一躺,就是半天。

   朝南的墙角,背风,向阳,阳光充沛。吃罢饭,乡人就咂着嘴聚过来。他们也不嫌地上的灰土脏,找个舒适的姿势,慢慢卧下来。起初,还你一言我一语,唠些家常。阳光的度数越来越高,他们渐渐“不胜酒力”,醉意朦胧,口齿不清,话也有一搭没一搭。

   这时,不只是人,时光也是迟钝的。他们一起歪垂着头,迷瞪着眼,意醉神迷地在现实和往事里浮浮沉沉。乡人对阳光的迷恋,绝不仅仅为晒个暖。奔忙了一年,他们终于有时间停下来,斟着阳光,反刍那些或远或近的时光,洗濯掉心上那层厚厚的岁月的灰尘。

   “杲杲冬日出,照我屋南隅。负暄闭目坐,和气生肌肤。初似饮醇醪,又如蛰者苏。外融百骸畅,中适一念无。旷然忘所在,心与虚空俱。”阳光不相负,怡然《负冬日》。白居易的感慨,文绉绉的,乡人没什么文化,不曾知亦不曾懂,但他们心灵的感受是相通的!

   瞧!乡人那额头的皱纹,深入浅出,文不加点,就是首镌刻在岁月里的诗。

   于丹曾讲过《三只田鼠的故事》。秋天,一只田鼠忙着储存粮食,一只田鼠忙着寻找御寒的棉草,第三只却悠闲地四处溜达。冬天来了,三只田鼠窝在洞里,不缺吃不缺穿,就是无聊透顶。于是,第三只田鼠就给它们讲“闲逛”时的见闻,他们的日子也明亮起来。

   原来,第三只田鼠并非无所事事,他储备的是过冬的阳光。

   乡人也像田鼠,那三只田鼠象征不同的时节。从春到秋,是前两只田鼠,忙着播种、收割,为衣食奔走。到了冬天,闲下来,是第三只田鼠,慢慢咀嚼时光深处的故事。乡人自己都没意识到,那些或酸或咸的点点滴滴,也是他们储备的过冬的阳光。

   乡人的脚边,躺着猫和狗,再远些,躺着牲畜:鸡鸭牛羊等。和人一起生活久了,它们也有了人的习性。“薰然四体和,恍若醉春酿”。它们歪着头,眯着眼,“旷然忘所在,心与虚空俱”。忙活一年,它们也该歇歇了。牲畜也有自己的往事,也需要时间反刍、消化。

   吃饭喽!女人一边喊男人,一边拍打曝晒的棉被。灰尘汩汩而出,随阳光扩散,流泻一地。男人睁开眼,意犹未尽地咂巴着嘴。他们相互寒暄着,起身,拍拍棉衣。那些牲畜也跟着站起来,彼此打着招呼,伸伸懒腰,抖抖身子,扇扇翅膀……

   一时间,尘土飞扬,地上的、时光里的,都从身上漫溢出来,被阳光洗濯得明亮而耀眼。

   阳光洗尘。乡人是洁净的,那质朴、单纯的品性和时光,正源自这阳光的洗涤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 )

GMT+8, 2019-8-22 04:07 , Processed in 0.043000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