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9308|回复: 2

一张53年前的毕业合影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3 0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 ■陈笃恒

平水庙是泉州老城区的一条古街巷,当年因巷中有供奉夏禹的庙宇——平水庙而得名。古巷虽然不长,但却因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而声名远播,泉州幼师附属幼儿园(简称附幼)就坐落在平水庙1号。因家住在古巷中,1961年我就近入学到附幼读书。当时那个年代,学前教育并没有现今如此受重视和普及,因此能上幼儿园的幼儿并不多。那时代的孩子,可以说学习生活是轻松快乐的,因为没有输在起跑线上的压力。家长也不会不惜重金,强迫自己的孩子去参加各种补习班来拔苗助长。这都使得孩子们的天性能够得到较好的释放,有了自己一片自由的天空。

1964年我幼儿园毕业,离校之际全体教师、同学合拍了张毕业照。岁月如流,不知不觉50多年过去了,最近我无意间从故纸堆中找到这张照片。难得的是,虽历经沧桑这张毕业合影还保存很好,实在是幸事。看着这张泛黄的老照片,我的思绪飘到了50多年前,无忧无虑的幼儿园生活仿佛就在眼前,而端详着老照片中一个个幼稚的脸庞,我不禁怀念起幼儿园的老师和小朋友。

前不久,我有位从幼儿园、小学到中学都是同班的老同学从香港回来,聚会间我告诉她,我珍藏了这张幼儿园毕业照,她听了又开心又激动。过后她请我将这张照片扫描发送给她,想从中来寻找熟悉的脸孔。然而当年天真无邪的孩子们,如今都已是花甲之年,成了爷爷、奶奶啦。“记得少年骑竹马,转身便是白头翁”。不少同学自从校园一别,就没有再见过面,随着岁月的流逝,容颜发生了很大改变,即使相见也不相识了。

当年熟悉的脸孔,被定格在老照片之中,真可谓物是人非,沧桑几许。然而,同学是一种缘分,是一种前世修来的福分。“五世修得同窗读”,我们因缘聚会,朝夕相处,同窗为学。佛说前世的500次回眸,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我觉得同学的缘分,一定是前生擦破了肩,甚至是撞破了头。因此,如果能让当年的他(她),从53年前的老照片中找到自己,寻找一份同学之缘,老友相见,欢聚一堂,回首往事,老有所乐,应该也是人生中的一种幸福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13 1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的青春岁月


2.jpg
照片前排左三为作者


■黄新民

这张照片摄于1973年,地点是崇安县(今武夷山市)兴田东山铺。

1972年年底,怀着对军旅生活的无限向往,我们7个惠安籍的战友参军来到这个意想不到的“军营”。

我们部队担负着为国防建设寻找急需稀有金属的重任,新兵训练一结束,我们即投入紧张艰苦的找矿工作中。

东山铺,只是地名符号,其实是一个既无村庄也无居民荒凉萧索的山坳。我们就是以这里为支点,奔向武夷山的千山万壑。我们每两人一组,身背地质包,手持找矿仪,沿地图所布的线路进行“S”形探测。武夷山的崇山峻岭,留下我们攀爬的脚印,挥洒着我们青春的血汗。杂树野藤,荆榛丛莽划破我们的脸颊,河流溪涧很快就把我们崭新的解放鞋磨穿……一天下来,岂止是腰酸背痛、伤痕累累,就连双腿也似乎要游离于体外,然而,若是能完成任务,那初战告捷的兴奋足以抵消一切艰辛和疲惫。

有一首歌抒发了我们的豪情,“是那山谷的风,吹动了我们红旗;是那狂暴的雨,洗刷了我们的帐篷;我们有火焰般热忱,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,背上了我们的行装,攀上层层的山峰,我们怀着无穷的希望,为祖国寻找丰富的矿藏……”

时光荏苒,一晃40多年,当年那一段艰难困苦而又激情四射的青春岁月,成了我们一生珍贵的回忆。如今,睹影生情,我们可以自豪地说:我们的青春年华没有虚度!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13 1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想起外婆菜

3.jpg
■海州子

前些日子收拾旧物,发现了一张外婆的照片,那是外婆80岁时候照的。小时候,我最喜欢外婆,也最喜欢吃外婆做的菜,至今想起来心里还是暖暖的。我老是做着一个梦,梦中才能回到儿时的乡间小院,看裹着小脚的外婆斜着身子用木桶吊水,生火做饭。可我心里知道,再也吃不到那样的美味。

我有外婆情结。打小就听外婆念过“粗米粗糠,娃娃长得壮”的童谣。记忆里永不磨灭的镜头是乡村的傍晚,院子宽敞,喇叭花绽放,外婆穿着蓝色的确良斜襟上衣,围着藏青色土布围裙,执一根擀面杖,在四四方方的小木桌上擀面条。夕阳西下,暮色微凉。

外婆个子矮,所以做饭时脚底下要垫一张小板凳。外婆裹了小脚,据说家里给她缠脚的那天,她假装打猪草逃了出去,结果晚上回来还是没能逃脱——这是外婆讲得最多的憾事。外婆还有一件更遗憾的事是有天家里来了教书先生,外婆缠在桌边问能不能教她认字。先生笑着说:“可以啊,先给我弄盘蘸盐花生米。”

那时的外婆还是个小姑娘。剥花生,生火,炒花生……我无法想象那天的火苗怎样映着她红彤彤的脸庞,满怀欢喜的小女孩在端上花生米后,在大人们的嘲笑和呵斥声中委屈地离去。

我在幼儿园学会认字后,外婆最大的快乐就是抱着我问:“乖乖,这对联上是什么字啊?”而我总是因为外婆分不清“水”和“永”而嫌她笨。现在回想起来,是多么多么愚蠢。

和外婆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。我喜欢看外婆把面粉变成面团,又把面团变成比桌子还大的面皮,最后层层叠叠切成或宽或窄的面条;我喜欢看外婆卷着裤腿,拎着船形的铁丝篮从篱笆门走进来,篮子里一定是河蚌和田螺,我们一起把它们养在陶盆里,我每天都幻想着有田螺姑娘,或是河蚌里突然吐出一颗璀璨的珍珠。

院子里就是菜地,有茄子、韭菜、青椒、丝瓜、花生、豇豆和南瓜。外婆总能变着花样端出好吃的菜肴。我最喜欢看外婆灌香肠,是将肠子蒙在干净的煤油灯罩上,再将和佐料拌好的肉末一点点塞进去……

我常常在聊天的时候考周围的朋友——凉粉是怎么做的?我的外婆是将绿豆粉调成糊,冲进烧滚的开水锅里,不停翻搅,等到成为透明的糊状,再盛出来装在小锅里,吊在井底,提上来,就是淡绿色微微透明的凉粉了。

有时觉得,如果有时间,我也可以成为出色的厨师。外婆做那些菜的情景至今都历历在目,给我面粉和一根擀面杖,我也能做出一碗美味的面条来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  

GMT+8, 2017-7-24 19:38 , Processed in 1.25781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