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0017|回复: 1

想起外婆菜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3 0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3.jpg ■海州子

前些日子收拾旧物,发现了一张外婆的照片,那是外婆80岁时候照的。小时候,我最喜欢外婆,也最喜欢吃外婆做的菜,至今想起来心里还是暖暖的。我老是做着一个梦,梦中才能回到儿时的乡间小院,看裹着小脚的外婆斜着身子用木桶吊水,生火做饭。可我心里知道,再也吃不到那样的美味。

我有外婆情结。打小就听外婆念过“粗米粗糠,娃娃长得壮”的童谣。记忆里永不磨灭的镜头是乡村的傍晚,院子宽敞,喇叭花绽放,外婆穿着蓝色的确良斜襟上衣,围着藏青色土布围裙,执一根擀面杖,在四四方方的小木桌上擀面条。夕阳西下,暮色微凉。

外婆个子矮,所以做饭时脚底下要垫一张小板凳。外婆裹了小脚,据说家里给她缠脚的那天,她假装打猪草逃了出去,结果晚上回来还是没能逃脱——这是外婆讲得最多的憾事。外婆还有一件更遗憾的事是有天家里来了教书先生,外婆缠在桌边问能不能教她认字。先生笑着说:“可以啊,先给我弄盘蘸盐花生米。”

那时的外婆还是个小姑娘。剥花生,生火,炒花生……我无法想象那天的火苗怎样映着她红彤彤的脸庞,满怀欢喜的小女孩在端上花生米后,在大人们的嘲笑和呵斥声中委屈地离去。

我在幼儿园学会认字后,外婆最大的快乐就是抱着我问:“乖乖,这对联上是什么字啊?”而我总是因为外婆分不清“水”和“永”而嫌她笨。现在回想起来,是多么多么愚蠢。

和外婆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。我喜欢看外婆把面粉变成面团,又把面团变成比桌子还大的面皮,最后层层叠叠切成或宽或窄的面条;我喜欢看外婆卷着裤腿,拎着船形的铁丝篮从篱笆门走进来,篮子里一定是河蚌和田螺,我们一起把它们养在陶盆里,我每天都幻想着有田螺姑娘,或是河蚌里突然吐出一颗璀璨的珍珠。

院子里就是菜地,有茄子、韭菜、青椒、丝瓜、花生、豇豆和南瓜。外婆总能变着花样端出好吃的菜肴。我最喜欢看外婆灌香肠,是将肠子蒙在干净的煤油灯罩上,再将和佐料拌好的肉末一点点塞进去……

我常常在聊天的时候考周围的朋友——凉粉是怎么做的?我的外婆是将绿豆粉调成糊,冲进烧滚的开水锅里,不停翻搅,等到成为透明的糊状,再盛出来装在小锅里,吊在井底,提上来,就是淡绿色微微透明的凉粉了。

有时觉得,如果有时间,我也可以成为出色的厨师。外婆做那些菜的情景至今都历历在目,给我面粉和一根擀面杖,我也能做出一碗美味的面条来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 )

GMT+8, 2018-5-28 17:28 , Processed in 1.30000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