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4402|回复: 0

许多春天的故事,总是从秋天开始的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6 1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许多春天的故事,总是从秋天开始的
  
  1
  我对闽南的秋天,很是淡然的!在闽南,没有秋天。
  十月小阳春时,只要太阳一露出脸来,四处依旧疯狂着火,不管男女老少,依然一袭轻衣,既薄又短,且松散坦然。那是潇洒的季节,不冷,也不热,更不会感到焦躁不安。其实,闽南只有春天、夏天和冬天,秋天只是一个名词而已,轻薄得让人无法唤起记忆。
  不信是吗?已是老历10月下旬了,只要天不下雨,地不起风;只要太阳依旧,当空照着,这个世界就永远有一张深情厚意的笑脸,年轻且又温暖。事实上,不要说秋天了,按照节令,10下旬已进入了冬天。但依旧,潇洒自然,总有那么多的深情与惬意,让你昂起头来,走在乡间的小道上,走在城市的街头里。
  这个时候,你会突然发现,原来菊花已经开了,原来桂子已经落了,原来荷叶干枯得已近深黄……而某些焦黄,是你看不见的生命。一切,都在不知不觉中,走进他们的时令,那是设定好了的时令,它们有着它们的季侯,年复一年。
  所以,每年我也是这样的,在不知不觉中,发现自己慢慢变老——开始掉发了,慢慢白头了,逐渐有皱纹了。尽管,这些事件的发生,都是长年累月的,而不是在某个偶然的日子,让你突然发现的,那一些淡淡的凄清……
  
  2
  今年的闽南,依旧没有秋天。就像我们偶尔还会想起童年,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年轻,不曾渐老。有一个青春般的故事,收藏在春天的背包里,年复一年。
  而每天上班时,我总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,岁月就是这样的,在一步一步的行进中,慢慢走丢了,慢慢消耗了。我总会看到有一盆孤单得只剩一株老兰的紫砂盆,寂寞地立在那里。说句实话,我很喜欢那个褐红的紫砂花盆,四方长形地竖立着,雕花刻字,并有一个底座。我觉得,那干枯得几近脱水的残兰,占着那个有品味的花盆,总是有点浪费。
  而且,它还是一枝生命,不能因为缺水干枯而死去,它需要帮助。只要稍加养护,明年的春节,它还会开花的。可为什么没人去管理它呢?起码浇浇水!
  所以,后来我猜测,或许主人已经把它忘记了——不但兰花,甚至花盆……
  这让我突然发现了秋天——正如某天我站在镜子前,发现自己的白发!我看见秋天,在那仅剩一株,孤单、且慢慢焦黄的兰草之间,有一串小小的故事启示我,那已经是秋天了!这样的秋天,在我的眼里越来越黄,越来越单薄,越来越脆弱了!
  所以有一天,为了“物尽其用,兰尽其雅”,我给那兰花的主人、我们的房东发了一条短信:“这个花盆送给我,好吗?我很喜欢的!”我以为她会爽快答应,不想她却回复说:“真有眼光啊,我也喜欢耶!”收到回复,我顿时有些失落。后来我又说:“只剩一株孤单的老兰了,很黄,我以为你不要了!”言下之意,我对她的拒绝,是有些不舍的。我又说:“花盆是紫砂的,看起来挺雅致的。那,我就不夺人所爱了……”
  我确实没有想到,她竟然拒绝了我,一个她已经不太在意的花盆。后来我想,正如孩童时的玩具,有时自己不想要了,可说起要送人,又有那么的不舍。
  这是人之常情吧?我是这样想的。但我不曾想到她只是故意逗我一下,开了个小小的玩笑。又见她回复说:“真有那么喜欢吗?那你开个价吧,我可以割爱的!”她发了一个笑脸,让我知道,这是她的玩笑而已,不置可否!本来,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,慢慢淡忘。
  可有一天,她突然来办公室找我,老远就笑着说:“你真喜欢那花盆吗?”我有点不好意思,点点头,笑了!她再次莞尔一笑,说道:“那好吧,送你了!”
  这真是一件好事啊,我觉得她送我一个美好的秋天——那盆只剩一枝孤兰的秋天。
  后来,她走了。我和司机同志说:走廊那有一个花盆,房东说送给我了!我让他帮忙把里面的陈土倒掉,傍晚回家时,我要带走。并且,我还特别交代他,那株老兰草千万不要扔掉,因为它是生命,我必须养活它。临了,我又给房东发了一条信息,说:“朋友送的花盆和兰草,我会从泉州带回家里的,再栽上一丛自己培育的小兰草,那感觉,真有那么的怀念和温馨,和花圃里买来的花卉盆景,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谢谢!”
  她笑了,回复了一句:“不客气!”
  那就不客气了吧!这个秋天,我把那盆几近枯黄、并只有一株老兰的花盆,带回了家。我确信,我能把它栽培成一盆新兰,一盆能够开花且又茂盛的新兰。
  
  3
  有许多往事,是值得我们怀念的,这和钱没有关系。我要说的,当然不止是那株枯黄的老兰,和那个着实有些雅致的花盆。我的这个秋天,会有许多故事。
  家里还有一盆大叶的玉簪花,那也是兰科草本植物。十四年前,我陪二哥去泉州看病,顺便从大姐夫家的花盆里,均出几枝来,回家找个花盆种下。想想,二哥去世十四个年头了,也不记得这盆兰花换过了几个花盆,更新了几回新土,今天,它成为家里最值得纪念的一株兰草。其它曾经种过的花草,都在不经意间,或早或晚,慢慢死去了。
  这株玉簪花有时长得极好,有时却突然布满蚜虫,这样,它的精华几乎被它们吸尽了。遇到这种时候,我不得不把叶子全部割除,然后重新换上新土,把根茎植入盆中。去年,这株玉簪就因为长了蚜虫,使我不得不对它进行一次外科手术。之后,我很失望,把它随便放在室外,在太阳底下,它又慢慢发芽了。于是,一线春的希望,又回来了!
  但是,玉簪花是喜阴的植物,放在大太阳低下,它长出来的叶子,总是那么的枯黄,就如生命已经接近了秋天。这也让我很是失望,从此,我就不再管理它了。
  不过,有一件意外的事情,使这株玉簪花重新让我青睐起来。这事得从几年前的一个春节说起。那是哪一年的春节,我确实记不清楚了,我和兄弟姐妹一起去了二姐夫家。那一年,二姐夫有个山里来的朋友,前来拜访他。据二姐说,那是他们在宁化安乐上山下乡时的一个朋友,他来厦门二姐夫家做客,顺便带来那里土生土长的山药,送给了二姐夫。二姐见我们去了,说那是稀罕物,原生态绿色食品,让我们每人回家带几条。
  有些生命,总会有奇迹般的伟大发生,正如春天,嫩芽于枯枝上再发新绿。
  带回家的那几条山药,刮去皮后,肉茎让我们给煮着吃了。但那切下来的根头,让妻倒在小菜园子里,当成肥料给埋了。不想第二年春天,那些山药的根头,抽出了新芽,不到半年的时间,青青的藤蔓把小园的围墙,攀附得到处都是。因为菜园是水泥埕外一小块空地改建的,地底下都是石头和水泥块,只能种点季节性的青菜,长出青青藤萝的山药茎,根本无法挖掘出来。所以,这种偶然的喜悦,也就成了没有收获的秋天。
  但是,它们毕竟还是生命,并且,绿色的藤萝可以在小园的围墙上,形成一道碧绿的风景线,故在没有影响收成的地方,我们让这些山药的藤蔓,数年来一直在水泥埕外那片小小的园区里,挤出一小块地方,年复一年、自由自在地攀附在围墙上生长着。
  也正因为有了山药的藤萝,今年的夏天,我放在围墙上的那株老玉簪花,让山药的藤萝给遮荫了一、两个月。某一天,大概是临秋的时候,我觉得这株山药的藤萝,长得实在有些让人烦恼了,便将它们的头剪断了。数天之后,它们完全枯萎了,只能烧成肥料。而当我收罗那些干枯的藤萝时,意外发现那株老玉簪花,奇迹般地郁郁葱葱了。
  那真是太美妙了!有时,在你不经意的时候,一种春意盎然的生机,渲染了整个秋天。是的,它又可以登堂入室了,我的这株老玉簪花。
  
  4
  所以,我一直不在乎生命是否进入了秋季,比如那段山药的根头和这盆枯老的玉簪花。虽然它们不起眼,让人感觉无所谓,但它们是生命。是生命就会发芽生长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地证明自己,以一种顽强不息的精神和渴望,存在着。
  去年的时候,因为公司需要,我和同事去花圃采购了几个盆景。其中我们买了酒瓶兰,朋友见那植物长得好看,也不贵,于是跟着买一盆回家。而我呢?我在花圃的垃圾堆里,看到主人随意扔在那的、一株枯黄的老兰草和一株细小的酒瓶兰。我觉得非常可惜,便问花圃的主人,这兰草还要不要,不要送我?主人点点头,很是乐意!
  我当然也很高兴,把这两株不同品种的兰草带回家里。那一年春节,那株老兰竟然带着枯黄的叶子,开出春意盎然的花,我很是感动。而种在走廊外的那棵小小的酒瓶兰,一样在我不经意之间,长得郁郁葱葱了。我把这事说给同事听了,不想同事却感慨地说:“我买回去的那盆酒瓶兰,竟在茎部的上方,烂了。是的,我更是亲眼看到,我们公司那株高大上的酒瓶兰,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从茎部以上的地方烂掉,死了。
  这些,都是耐人寻味的小故事,没有传奇也不新奇,却蕴含着生命的哲理。这个哲理不是“有意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而是告诉我们,任何生命都有其生存、生活的意义,当我们用心去呵护它时,它就会顽强生长,并回报以美丽的春天。倘若我们只是觉得,那不过是花点小钱就可以办到的事,任其生死,那么,即使它们生活着、存在着,也没有任何意义,其价值远不如它们在自然环境中,自生自灭来得更好!
  所以,我从来不以为,生命到了秋天,就已接近尾声;自然,我也不会同意,生命还在春天的时候,就必定会欣欣向荣。任**候,任何季节,生命都会在那里静静思考,它们只是短暂地休息一下,改变了一点颜色,仅此而已……
  所以,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我买过不少花卉盆景,但我更喜欢找来一个老旧盆子,拣来一株枯老的兰草,慢慢地,把它培育成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。正如我给房东发的信息一样:多半,朋友送的东西,越是经历千辛万苦,越能感觉温馨与怀念,这和金钱无关。用心培育出来的生命,即便是草,在春天的季节里,也有一段温馨的记忆,可以慢慢开花。
  我敢肯定,这个雅致的花盆和那株枯黄的老兰,将会成为明日的春天,将会成为我和许多朋友津津乐道的故事!
  所以,一回到家中,我就细心地把那花盆清理了。我将那株老兰草,连同去年从花圃的垃圾里堆拣来的兰草,一起种入朋友送我的花盆中。这个秋天,我翻动家里的所有盆景和花卉,我为它们换上了新土,增加了养料。我相信,这个冬天,它们将继续生长,慢慢茂盛,并在明年春天最为恰当的时候,开出它们最想要开的花。
  届时,若有朋友来家里坐坐,会有一个春天的故事,在轻烟袅袅的茶香里,娓娓道来——那个春天,会有许多故事,但我知道,这些故事都是从秋天开始的!
  
  5
  家里,除了那盆玉簪花和其它不同种类的万年青之外,还有一株更老的植物,那是随便都能养活长高的橡皮树。这橡皮树比玉簪花还要老些,到我们家安居乐业已近二十年了。它是我们新居落成时买进来的。所以,不能说我不买花卉盆景,只拣破铜烂铁。
  但是,和它一起进来的许多花草,都已经过世了,唯独它还活着。这其间走的,有桂花,有茶花;有文竹,有绿萝;有吊兰,有万年青;有滴水观音,有凤尾竹……
  这株橡皮树总是时高时矮,因为它一旦长高了,就会被折掉。在室内,我们不能放任它无限制地生长,只要长到我们觉得不适合的高度,就会把它折断。而把它折断时,它会流出乳白色的“血”,或者是“眼泪”吧!那种伤心痛苦的感觉,非常可怜。不过,没过多久,它又会长高的,反反复复。它总会受伤,却不会死亡,并顽强生长。
  我不太好告诉你,在我生活之中,有多少植物住了进来,又搬了出去。我想不会太多的,只是因为它们可能没有让我怀念的往事,无法记忆。但上面这几株留下来的植物,却因它们或多或少有些故事,让我能够记忆,且能写成文字,留存下来。
  所以,这个周末,当我把那株孤单的老兰草,连同去年拣回来的兰草种下之后,我相信,在来年的春天里,当它含苞竟放时,春天的故事,将从这个秋天开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  

GMT+8, 2018-1-18 03:53 , Processed in 1.19000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