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857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井 亭 旧 事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10-30 10:24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岁月堆积成繁华,美好和缺憾公正地在每个年轮留下印记。我们一边享受着过往的希冀,一边怅惘着随风而去的点点美丽。回忆童年往事,心头无法揿止醇美的甜蜜。乘坐鸽笼式的电梯须臾关入蜗居的儿子就不必说了,其他人也没有过泉州那一时代风味独具的市井小巷的生活经历,也只有回娘家与父母兄弟咀嚼回味,这份珍贵的回忆才愈加绵厚、深长起来。

井亭的早晨

唤醒小巷沉寂的是那刮锅底灰声、刷马桶声的交响,流淌下的黑的白的液汁与主妇趣味盎然的说笑一道,沿巷沟绘出清晨的活跃和泼辣。——人们以维持生命活动的最重要的两项,坦然地迎接喷薄的朝阳。

可容纳四、五个人同时汲水的宽敞的井台上,是小孩儿和男人们的天下,上上下下的吊桶不断互相撞击出飞溅的水花。手劲小的、粗心的小孩在这场汲水竞争中没有抓牢吊桶的绳子,让吊桶“哐当”滑落井里也是常有的事。每当这时候,大家便七手八脚地从家里拿来自制的钓钩,有像铁锚一样三个钩的,也有用粗铁丝自制的五个钩、七个钩的,纷纷扔进水井,大家屏气凝神地甩、套、提、拉,直到听到“捞到吊桶”的一声得意的宣告,人们才又回到各自的“轨道”,当然话题不免又多了捞吊桶的经验交流。

早晨的忙碌,很快被背上书包出门的孩童们抛在身后,我们有自己的赏心乐事。早早出门的我们并不急着赶到学校,而是按照昨日伙伴们的约定,在某个同学家里聚齐了,再一起聊着有趣的话儿往学校走去。学校所在的通政巷和井亭巷是平行的,因此,家和学校在地理位置上虽是近在咫尺,走起来却得绕个大弯。有时眼瞅着时间快到了,我们也会投机取巧,找到巷子里一家看门的老奶奶,跟她聊个天,打个招呼便能从她家穿堂入室直抵后门,她家后门就是通政巷,省却了许多功夫。现在人很难想象能将别人的家当通道,而小时候,我们却是惯常这样做的。当然,那时候,只要是大白天,家家户户大门都是敞开着的,对于想少走弯路的人来说,真是一种诱惑。现在想起来,这种借道之风也可算得上另一种意味的“古道热肠”吧。

井亭的“酬米”日

井亭最热闹的时候,除了春节、普渡,就数农家“酬米”日了。

记得小时候,家里能丢弃的东西很少,似乎什么东西都可以换钱物。牙膏皮、鸭毛、龙眼核,甚至是一张废纸、一段生锈的铁丝都会被细心地收集起来,卖给中山路一家废品收购店。当时家家都有泔水缸,一天收集的泔水也能卖个一、两毛的。甚至城里人的粪便也由近郊的农民在每天早晨和傍晚,推着装载大圆桶的板车挨家挨户收集,于是在每年稻谷丰收的季节,便有了农家(当时是村大队)回馈城里人的“酬米”日。

期盼已久的“酬米”日终于到来了。当装载着大米包的板车 “咯吱咯吱”地碾压过窄窄的石板路,幽静的小巷终于因饱涨的喜悦而沸腾了:巷口,沉甸甸的小米袋压不住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的得意;巷中,挥舞着的大杆秤穿破水泄不通的焦急翘起希冀;巷尾,话桑麻的兴致淹没了翘首等待的无奈。

两三摊“爆米花”像赶集似的,马上占据了有利地势,平日里颗粒如金的大人变得大方起来,孩子的腮帮和口袋马上被爆米花鼓满。满足的“嘣嘣”声使尚未分到米的小孩更为猴急,他们一边乜斜邻家孩童脆生生的大嚼,一边急促地数着:“一家、两家、三家……”

当家家户户的米缸自豪地满溢,人们兴奋的躁动逐渐被时光滤成淡淡的、绵绵的余兴,随着爆米花的香味晕染门庭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泉州网温陵社区_泉州网论坛-泉州网 ( 闽ICP备09040973号-4  

GMT+8, 2018-11-19 02:34 , Processed in 1.22000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